首页 > 宠物资讯 > 文章

大西洋往事-【康宗宪原创文学作品】

2019-06-09 来源:本站

大西洋往事-【康宗宪原创文学作品】

    本世纪2009年下半年,我从香港码头上橡皮艇,又到了一艘小型的吊钩船,在吊钩船上度过了7天,最后又上到了富国106号渔船。 在高雄渔船富国106号上干了4个半月海员,在北海道公海进行渔业作业,捕捞的是秋刀鱼。

  所谓秋刀鱼作业,就是在船的一侧固定好滚轮,在船的两边都接好电线,悬挂上秋刀鱼的集鱼灯,是一种从日本进口的红色灯泡。 船长利用船长室里的雷达探测仪来探测鱼群,鱼量以及秋刀鱼的鱼层的深浅,探测到鱼群之后,就开始用喇叭集合我们进行下网。

下网的时候,有4个人吊竹竿,两个人开滚轮。 拉网的时候,我们所有的船员都会一拥而上,包括大副,二副以及二车。

  船上除了主要的几个领导是台湾人,比如船长,大车,大副,二车都是台湾人,其他的船员,有印度尼西亚人,菲律宾人,越南人,还有坦桑尼亚人,还有就是我们大陆人。   半年进行一次渔业作业,上半年是在南美洲的阿根廷公海进行鱿鱼作业,就是用电脑控制的鱿鱼机进行钓鱿鱼。

从台湾高雄渔港到阿根廷,需要经过南非共和国和毛里求斯,开普敦,航行大约需要40天到45天。 下半年是在日本的北海道公海进行秋刀鱼作业。

从高雄港到北海道公海,渔船航行大约需要7天到9天。

  从阿根廷返航之后,我们船员们来到了台湾高雄的大陆船员安置所里面,在那里面可以自由活动,有时还可以从高雄港出发,跑到屏东县城里面去溜达溜达。

  上半年,我们是在阿根廷公海,那里的海域属于大西洋。

下半年,我们是在北海道公海进行渔业作业,北海道公海属于南太平洋。   讲到这里,我还需要穿插一段插曲,就是2009年,我第一次出海回来时,是在福建马尾靠的港。

在那里,我遇到了一位渔娘,我和她之间也发生了一段往年之恋。   2009年下半年的时候,我因为从北海道返航来到了福建马尾港,在渔港码头遇到了一位渔娘,她的名字叫做茹菲菲。

  我们因为一见如故,就谈得很投机,彼此留了号码,我就匆匆回家了。

  后来,我又和她的闺蜜乔琳相遇,我们三个人在一块相处了一段很长的时间。

  后来,我又去到了茫茫的大西洋和太平洋上做远洋渔工。 他一去,就干了1年半。   最后一次见面,已经是2011年了。

我们是在福建福州见面的,这个时候,我们再次见面了的时候,一切都物是人非了。

再次相见的时候,茹菲菲已经是一个2岁孩子的母亲了,而乔琳也已经结了婚。 可是,我却依然是孑然一身。

  我当时对她们提出来了最后一个要求,为她们照一张相,再为孩子照一张照片作为我们之间的友谊的永久的留念!  记得那是2010年,那时候是1月份,我们海员们从台湾高雄渔港出发,历经了7天,到了马六甲海峡。

  马六甲海峡位于印度尼西亚,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三个国家的交界处,那里的海域正是大西洋。   又经过了15天,来到了南非的毛里求斯,首都是开普敦,我们的渔轮在那里停了半天,船长让我们在那里为渔轮加了油。

船上的那个大副已经40岁了,还是一个老光棍,在毛里求斯的一所酒吧里去找了一个小姐。   在南非,我们为渔船刷油漆,当时的天气非常热,太阳光直射下来。

我们一边干着活,一边流着汗,汗如雨下。

  又经过了23天,渔轮航行到了阿根廷的关岛海域,船长与三个英国人和一个中国翻译签了领海渔业作业的合同。

于是,我们就开始渔业作业了,就是在船两侧的边缘绑上网台,然后固定好鱿鱼机,鱿鱼机是用电脑控制的,或者30秒一上一下,,或者58秒,65秒,100秒,又或者120秒一上一下。

  我们在那里整整呆了3个月,在5月初开始返航,到了6月底,才到了台湾高雄。   然后,我们在高雄的渔港里的大陆船员安置所里面呆了15天左右,又开始去北海道公海捕捞秋刀鱼了。

  这就是我的2010年上半年的所经历的大西洋往事。

            。